邓石如是乾嘉时期开宗立派的书法篆刻家。以书法论,其篆书最为人称道,他善将金文、碑额、瓦当之意融入篆书,万毫齐力、入木三分,显其苍茫浑厚的金石气。隶书则在扁方体势中融入篆意,又汲取魏楷劲挺朴茂之趣,亦成新格。邓石如的行书植根篆隶,一波三折、若锥划沙,极有特色,其存世最少,尤为可贵。笔者所见的邓石如晚年的行书《陈寄鹤书》,因饲鹤为安庆太守所夺,而上书据理索鹤,洋洋二千余言,拓万古之心胸,推一时之尊贵,是一件流传有多方出版的行书名品。

  行书《陈寄鹤书》册页四开,纸本无栏,各纵30厘米,横31厘米,乾隆罗纹纸书写,其中第一、二、三开各有漏句勾笔,文末具“山民再顿首,癸亥花朝后五日上”文前有张怀白刻完白山人小像拓片,后有陈式金二跋。

邓石如行书 《陈寄鹤书》(局部)

  完白山人遗文甚少,而以手稿形式留予后人者更稀若凤毛,此稿文以用鹤、恋鹤、训鹤、视鹤、忘情于鹤,历陈与古鹤之离奇往事。

  此鹤在人间岁月可证者,已逾130岁,历居常熟蒋家、吴兴沈家、德清徐家,后镇江袁廷极以千金聘于其三十六峰馆中。乾隆末年(1795),袁氏将所畜二鹤赠与完白山人,此明代二鹤缟衣朱项,高与人齐,山人喜而由水路载归铁研山房有年。嘉庆辛酉(1801),雌鹤在涧滨饮啄时遭“野人之厄”而毙,仅逾十余日,邓氏夫人沈氏亦相继去世。雄鹤孤唯不已,山人亦伤心至极,即将雄鹤寄养于三十里外的集贤关禅院中,从此山人担粮饲鹤,月有常例。

  嘉庆癸亥(1803),安庆知府过集贤关禅院时,见鹤神异,强笼而去,山人接报即从镇江急返安庆,上书知府樊晋索鹤,留下这篇书文俱佳的《陈寄鹤书》。

  此稿文辞高而奇、意深而工,情感激越,扣人心弦,极尽排比、拟人等修辞手法,历数得鹤、寄鹤悲欣往事,鹤德人情,感人泪下。文中“大人之力可移山、则山民化鹤,鹤化山民,所不辞也。”显其为索鹤而将生死置度外的铮铮铁骨,樊晋接书,无言以答,将鹤送还佛寺。

  此鹤命过多乖,嘉庆乙丑(1805)夏,鹤忽与蛇王斗,不敌巨蛇,被困而死。山人葬鹤立塔,并作隶书“鹤塚”二字,刻碑立于院内,六个月后完白山人也随鹤而去,享年63岁。

  此文稿除其不朽的文史资料外,也是研究完白山人行书重要资料。正如陈式金所跋“完白山人书气沉雄,不规规点画间,能得唐以上碑版神髓,而一种排宕浑融之致非他人所可及。世第重其篆与分书矣,不知其行书之妙,正复峭逸蕴藉于颜草稿外,别标一帜……”完白山人之行书圆中兼方,转中带折,溶藏露、转折,刚柔、曲直于一炉,用笔沉实劲健,多有震颤之笔,厚重朴茂而具篆隶笔意,显其兼融古法又有创新的特点。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书法栏目  进入书法专题 进入收藏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