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语山(一九○四——一九八七·七·十·),原名漠晋,字语山,以字行。晚号嶙翁。所居曰不及室,盖取『寄情书画,荣辱不及乎身』与孔子『唯酒无量不及乱』之意。广东新会人。

  出书香之家,父尝留学扶桑,并随孙中山先生参与兴中会活动,亦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奇峰先生至友也。先生自幼即酷爱艺术,年十七,获悉父执奇峰先生在广州府学西街创办『美学馆』教授画艺,乃赴穗欣然从学。惟课余辄喜拟金冬心,即书亦效之。逾年而美学馆停办。一九二二年,胡根天先生创立广州市立美术专门学校,先生即考入西画系就读。同学中有吴琬、後易名子复者,性癖篆隶,又雅好治印,两人志趣相投,自是遂开始书法篆刻之研究,乐此不疲。先生友人曾戏云:『非人磨石石磨人』,殆实况也。美专毕业後,适北伐军兴,该校师生以爱国热情驱使,颇有投笔从戎者,若关良先生、吴子复先生及先生等皆是,相与联袂北上。先生尝刻『也曾驰骋中原』一印,并跋云:『民十五,余随总政治部从武汉出发河南,其时每遇情势紧急,辄与同僚乘骏马日驰数百里,赶赴前绕,而余骑从不後人,爰刻此以志当年豪气。』及战事结束,遄返穗垣,先後担任广州美专及各院校艺术科教席。冯康侯师卸南京印铸局职南归,先生与子复先生更时相遇从,探讨印艺,日以刃数石为乐。广州沦陷,先生避寇粤北。余有友人张奔云亦以篆刻名,盖是时向先生执弟子礼深造印学者。战後移家香港,任中学及大专院校美术科教席外,并设『语山艺苑』授徒,从游者甚众。先生性嗜酝酿,持杯论艺,深宵不倦。晨起即赴茶楼品茗,以酒代茶,弟子问业,亦常在是间,边□边谈,或论艺术奥秘,或说印坛往事,娓娓不辍。—日数登茶楼,习以为恒矣。晚岁隐居香港荃湾,谢绝酬酢。

  余识先生晚,一九七九年初秋,邓伟雄兄招邀晚膳,谓先生欲与余晤叙,饶选堂教授与焉。先生银髯飘拂,双目炯炯有神,言谈温蔼,以亲题所作印存见赠,盛意可感。又先生与子复先生为挚友,亦垂询其近况甚详。後云汉楼为先生举办书画篆刻展,始获见先生多方面之造诣。

  书精篆隶,於《张迁》、《礼器》,尤有深谛。所作山水,出入四僧,复得书法之助,雄奇朴茂,并世罕能臻此。擅指画,奇趣横生。篆刻直追古玺、汉印、封泥,间以小篆人印,亦苍茫古朴,绝去时下风习,具见磊落情性。所作『不立异以为高』一印,有长篇跋语,可见其印学主张:『万树堂主人论近人作书画,多竞偏锋,故标奇异,媚世弋名,不知舍本逐末,了无是处,可鄙可叹!盖用笔必须从中锋痛下苦功,日久裁有可观。前代大家作品之能温厚朴正,实缘於是。艺术之道,原无捷径也。并引欧阳子「不立异以为高」一语相闸,余深服其言,爰为制此,附志其意。忆其赠予诗,有「古风渐去今人远,艺海宁容我辈闲」??之句,岂亦感於此而云然邪!』又『陈』字一印边跋云:『余弱冠习汉碑,至今垂五十年。尔来间或以隶人印,颇觉《公方》(即《张迁》)《韩勑》(即《礼器》)诸碑神韵,俱从刀端流露二盆信篆刻一道,非临池有得不为功。』类皆数十年甘苦有得之言。边款喜以篆构作楷,瘦挺高古,尽脱前人窠臼,有『边款王』之誉。其篆刻作品有《陈语山印集》、《陈语山篆刻原钤》各一册。印存中佳作如林,先生曾作一诗代序:『浪抛心力笑吾痴,键户沈淫古玺碑。倔强不为狐媚态,熔秦铸汉人新姿。』

  语山先生能文,鬻印润例前有小序:『夫高山琴韵,本不求知,破屋漏痕,原为自赏。仆秉性狷介,不甘浮沉随俗,铸成傲骨,深耻挽仰由人;毕生致力金石,寄兴丹青,笃嗜□□,雅爱诗书;酒後挥毫,悟物中有物,句成把盏,觉天外有天;浑忘人我,不知老死。乃有竹间逸士,梧下骚人,徒慕狂名,交相属制;颅高风所被,从命只作三□,流水无情,强颜仅报一揖;岂叶公之好,不是真龙?亦汉帝曾言,未殊腐鼠。是何异浪呕昌谷之心,借用於期之首哉!爰法郑燮笔动,值索三千,用助淳于兴发,量尽一石。既免方命之讥,复符得所之情;所望爱我者有以节其劳,知我者有以实其惠。』类此文字近世已极罕见,似与板桥所作有同趣焉。(一九八七年八月三日,马国权增补)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印人栏目  进入篆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