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皋(约1657—1726年),字鹤田,又字鹤颠,祖籍福建莆田,清初著名篆刻家,文人治印以细朱文入印的开创者之一,为浙派兴起之前,清代印坛之风云人物。从其自刻印中,可知他的别号还有:鹤道人、草衣道士、白衣山人、幽坡居士、仙霞遗叟、石梅老人、二十四桥客等。

  林皋的先人因仕途自福建莆田调至常熟,林皋出生于常熟。清代的吴璟称他“少好六书之学,一见便得深意,挟其技游公卿间,所到车骑辐辏,门限为穿。”16岁那年,林皋提了自己的篆刻作品去拜谒虞山名家钱陆灿,得到极高评价,以“晚年印人中第一友”相称。林皋篆刻取法秦、汉,致力于工整一路,所作古雅清丽,绵密秀挺,雅妍有致,疏密得当,自成一家。时人称其为“林派”,印史上也有将他与汪关、沈世和合称为“扬州派”。同时代的文渊阁大学士王掞赞之曰:“鹤田林子,虞山快士,究心斯道,独追正脉,其镌刻诸体,全用汉篆,不杂史籀及钏彝敦盘之文,虽海内名家杂出,精于篆学者,毕竟以林子为当代独步。”当时的书画名家恽寿平、王翚、吴历、马元驭、王鸿绪、杨晋、徐乾学、僧目存等人及王俨斋、高士奇等之印,均出自林皋之手。林皋精通篆法,对汉印有深入研究,曾集古铜印千余钮,拓为谱录,撰有《林鹤田印谱》、《宝砚斋印谱》传世,其影响深远,仅在清代就达200余年。

“杏花春雨江南”印

  林皋的篆刻,深受明代汪关影响。全用汉篆入印,篆体笔力,能合古法,繁简相参,疏密互见,灵动逸处,刀法遒劲刚洁,作品工稳,清秀典雅,得前人之精髓,为印家所共器。汪关的篆刻追溯汉法,布局严谨,纯净典雅,刀法流畅,富有凝炼之美,能够在工整腴润中兼有疏宕剥落的情趣,始创破边併笔之法;林皋效法汪关,在自刻姓名印中,运用破边併笔的技法也很精到。他所刻的朱文印,转角圆润,有浑朴古拙的意味,白文的垂直之笔,其收梢含有锐意,特为显出刀锋之势。

  林皋刻闲章最多,姓名印次之,斋堂印更次之。他的闲章包括有“先拼一饮醉如泥”、“但愿长醉不用醒”、“不持斋常参佛”、“扫地焚香”、“诸缘忘尽未忘时”、“将诗莫浪传”、“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山”、“與华传神”等印。从中可知他好参禅饮酒,会吟诗作画。林皋以诗词名句入印,篆刻艺术精绝而著称于世的印作也不少,“杏花春雨江南”印即为代表作。他有感于“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灵感顿生,操铁笔篆刻此印,颇有婉约之风,寄托深深情愫。方爱龙等评价此印:风格自明末汪关细圆朱文“春水船”一路,但已易汪关过于平整精工之貌变峭丽疏秀之状,挺中有弧,还有点画交叉,衔接处不经意留下的点,与丝丝悬垂之笔自然相处,宛如春雨中垂柳丝丝,杏花点点。

  林皋的篆刻,“无一字不合法,无一笔不灵动。”从其传世作品看,种种流畅、绵密、沉稳、精严,表明他是位印学创作全才,在清初印坛十分罕见。从他篆刻的白文印“丘壑独存”,可看出他对于汉铸印的章法布局融会于胸。此印以方正朴茂取势,笔画苍古老辣,字形工稳大气,颇具阳刚之气,刀法稳健,线条遒劲,不事修饰,布白严谨有度,疏密处理得当。林皋篆刻的白文印“丘壑独存”,属方折型切刀,可视为浙派先声,存世极罕。他还刻了一方寿山石白文印章,印文为:“莆阳鹤田林皋之印”,以此怀念自己的故乡。

  程邃和林皋都是清朝初期的著名印人,二人的作品风格一属粗放,一属工细,个性特点十分明显。尽管他们的作品在技巧上还没有形成十分明确的规律特征,但作品的面貌样式都显示出对汉印的追仿,从中可以看出清初印坛的风气和趋向。(《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6-11-24 第15版 ))

莆阳鹤田林皋之印

“寄居仲雍山下”印

“子游里人”印

“丘壑独存”印

“丘壑独存”印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印人栏目  进入篆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