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题

  事无大小,以粗心浮气当之,未有得者。故必先澄神,神定矣,方究执笔与用腕。执笔用腕,人工也,五指之间,布置各异,作用不同,必人与器相习,腕乃可用,用腕惯,字法得三四矣。然后论正锋藏锋,此器与事交时也。事事之始,必先临摹。临摹者,听命古人者也。临摹既久,试之结构。结构者,听命我者也,方圆疏密,结构中大端也,结构佳,字法得七八矣。然后论迟速,论纯熟。纯熟之后,气韵自生此中,或今或古,或能或神或逸,人与天参,有着力不得者,微乎微乎。言语道断矣。统论者,会十二列所不足而补之者也。钝椎居士宋啬书。
 
  澄神

  潘之淙曰:书,心画也。必先乎心,而应乎手。若心手参差,执笔不紧,何以成文!
 
  蔡伯喈曰:凡书,先默坐静思,口不出言,气不盈息,沉密神彩,如对至尊。
 
  王右军曰:凡书之时,贵乎沉静,令意在笔前,字居心后。
 
  又曰:精思熟察,然后下笔。
 
  唐太宗曰:轻浮则俗薄而直置。
 
  虞永兴曰:心神不正,书即欹斜;志气不和,字即颠仆。
 
  张怀瓘曰:静而求之,或存;躁而求之,必失。
 
  翰林禁经曰:凝神绝虑,不可烦躁。
 
  董思翁曰:行书十行,不敌楷书一行。时习为之,以敛浮气。
 
  周莱峰曰:陈雨泉作书,虽数十纸,意尝夷然。初亦不矜持,中亦不急迫,终亦不厌倦,所以成名。可见文章翰墨,必须有道之士乃可得之。即字即学,于此可见。
 
  执笔

  卫夫人茂漪曰:学书先学执笔。
 
  虞伯施曰:笔长不过六寸,真一,行二,草三。
 
  姜尧章曰:真书执笔近头,行书宽纵,执宜稍远,草书流逸,执宜更远。
 
  卢携曰:拓大指,擫中指,拒名指食指,辅中指小指,抵名指,令掌心虚如握卵。书断称,梁孟皇用笔尽势者此也。
 
  丰道生曰:双钩者,食指中指圆曲如钩,与拇指相齐,而撮管于指尖,则执笔挺直也。悬腕者,大字运上腕,小字运下腕,不使肉衬于纸,则运笔如飞也。实指者,三指齐撮于上,第四指抵管于下也。虚掌者,掌心虚可置卵也。
 
  赵宧光曰:用大指挺管,食指钩,中指送,谓之单苞。食中二指齐钩,名指独送,谓之双苞。
 
  卢携曰:置笔诸指之端,令转动自在。
 
  张怀瓘曰:笔在指端则掌虚,运动适意。
 
  又曰:执笔浅则坚,深则束。
 
  韦荣夫曰:搦破管,画破纸。
 
  梁武帝曰:执笔宽则书缓弱。
 
  姜尧章曰:浅其执,牢其笔,实其指,虚其掌。执之欲紧,运之欲活。
 
  唐太宗曰:指实则筋力均平,掌虚则运用便易。
 
  陆文裕曰:执笔之法贵浅而病深。盖笔在指端则掌虚,笔居指半则掌实。掌虚则腾跃顿挫,生意在焉;掌实则回旋运动,如枢不转。
 
  赵宧光曰:未作字先,管欲不死。已作字顷,指却不活,活则成字无骨。
 
  又曰:执笔之法,与其伤近,宁过远;与其粘案,宁悬腕;与其浮动,宁坚执。古人有掣笔故事,后世有铁管学法。
 
  古人云:书不入木,不如不学。
 
  又云:无论作字不作字,时时有一物在我指端流转,其业自进。
 
  用腕

  姜白石曰:不可以指运笔,当以腕运笔。
 
  又曰:执笔在手,手不主运,运之在腕,腕不知执。
 
  黄山谷曰:能使笔力悉从腕中来笔尾上,自当得意。
 
  赵凡夫曰:正字全在用腕,用腕似难而实易,管直则求其用指不可得也。
 
  董玄宰曰:唐人书皆回腕,宛转藏锋,能留笔住,不直率流滑。此书家相传秘诀。
 
  正锋

  欧阳信本曰:秉笔必在圆正。
 
  姜尧章曰:常欲笔锋在画中,则左右皆无失矣。
 
  书法三昧曰:横画须直入笔锋,竖画须横入笔锋。
 
  陆俨山曰:当其用锋,尝欲透纸。
 
  赵凡夫曰:正锋不难于横画而难于竖画,不难于右拂而难于左撇,不难于点画而难于转折。
 
  又曰:正锋全在握管。握管直,求其锋侧不可得也;握管斜,求其锋正不可得也。锋不正,不成画;画不成,字有独成者乎?
 
  临摹

  山谷老人曰:古人学书不尽临摹,张于壁间,观之入神,则下笔时自随人意。
 
  书指曰:取古人之书,反覆熟观,闭目而索之,心中若有成字,然后举笔而追之,字成复细心比勘。
 
  姜尧章曰:临书易失古人位置,而多得古人笔意。摹书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笔意。临易进,摹易忘,经意与不经意也。
 
  王承烈曰:虞七生平不临写,但心准目想而已。鄙夫于书翰亦惟虚神静思以取之。
 
  唐太宗曰:吾临古人书,不学其形势,惟在其骨力。及得骨力,形势自生。
 
  赵寒山曰:直临本文,勿临带笔。本文成熟,带笔自随,随正文出,自然节奏。
 
  又曰:凡玩一帖,须字字经意,掩卷记忆。不能记忆,开卷更玩,必使全记不忘而后已。记忆乃字之先天,结构乃字之后天。
 
  又曰:临仿拓本,要作真迹想。
 
  又曰:致此心于彼时风气中,始不失汉、魏、晋、唐风规。
 
  董宗伯曰:临帖如骤遇异人,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当观其举止笑语、真精神流露处。
 
  莫廷韩曰:赵承旨长于临摹,不求形似,而神气咄咄逼真。其生平于古人书法,心醉神解,不自知为二也。
 
  丰道生曰:意前笔后者,熟记古迹,于字形大小、偃仰平直、疏密纤浓蕴藉于心,随物赋形,各得其理。
 
  结构

  王右军曰:先构筋力,然后装束。
 
  赵凡夫曰:游心字内能运笔,游心字外能结构。
 
  写得一画,方知用笔,写得二画,方知结构,书法能事尽此矣。当云写一画必审用笔,写二画必讲结构,书法之能事基此矣。
 
  字句说诗,笔画取字,皆最下乘。谓在全篇全字结构也。
 
  笔势人人可自取,结构非学力不知。
 
  能结构不能用笔,犹得成体;若但知用笔,不知结构,全不成形矣。用笔取虞,结构取欧。
 
  结构易更,用笔难革。
 
  用笔如聚材,结构如堂构。用笔如貌,结构如容。
 
  真书挑剔,多不如少,少不如无,务于洁净精微。
 
  省一笔,一笔功;省一曲,一曲功。当使有馀情,无馀形。
 
  情与势参。情者,势之体也;势者,形之体也。
 
  情如神,势如气,形如精。一字之间有精、气、神,微乎微乎。
 
  作楷书,挑剔波折,似不可废,然但取带笔引锋,不可倚为结构作用。俗学不知,致力于此,去此便觉阙欠一肢者。然至于名流大家,挑剔波折,有无一致。
 
  王右军曰:用笔结字,须有偃有仰,有正有欹,或大或小,或短或长。
 
  单不宜小,复不宜大,腹不宜促,角不宜峻。
 
  唐文宗皇帝曰:为点必收,贵紧而重;为画必勒,贵涩而迟;为撇必掠,贵险而劲;为竖必努,贵战而雄;为戈必润,贵迟疑而右顾;为环必郁,贵蹙锋而缓转;为波必磔,贵三折而遣毫。
 
  姜白石曰:点者,字之眉目,全在顾盼精神,有向有背,随字异形。从横画者,字之骨体,欲其坚正匀净,有起有止,长短合宜,结束沉实。波拂者,字之手足,其间伸缩异度,变化多端,要如鸟翼鱼鬛,有翩翩自得之态。挑剔者,字之步履,欲其峭拔遒紧。晋人为此,或带斜拂,或横引向外,至颜、柳始正锋为之。纯任正锋,则无飘逸之致。转折者,方圆之法,真多用折,草多用转。折欲少驻,驻则有力;转欲不滞,滞即不遒。然真以转而后融,草以折而后劲。
 
  悬针者,上努锐下,端若引绳。垂露者,下笔复上,捷收其势,即米老所谓无往不收、无垂不缩也。此两者皆欲笔锋极正,至精至熟,有意无意,然后工之。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理论栏目  进入历代书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