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器篇第九

  上古无笔墨,以竹挺点漆书于竹木之上,竹刚漆腻,画不能行,首重尾轻,形如科斗,故曰科斗书。后世笔墨既有,书学日盛,字体屡更,学者必求笔墨之良者用之,又知所以用之之道,方可致力,而临池之功成。于是录前人之馀论,以为此篇云:
 
  卫夫人笔阵图云:笔头长一寸,管长五寸。
 
  王右军云:纸刚用软笔,纸柔用硬笔。纯刚则如锥画石,纯柔则如泥洗泥,既不圆畅,神格亡矣。书壁及石,同纸刚例,盖相得也。又云:用笔着墨不过三分,不得深浸,致毛弱无力也。又云:书弱纸用强笔,书强纸用弱笔。强者弱之,弱者强之。
 
  虞永兴云:笔长不过六寸,捉笔不过三寸。真一、行二、草三。指实者掌虚。
 
  李阳冰云:笔每用毕,则洗濯收藏,惟己自持,勿传他手。
 
  柳谏议云:缚笔所要优柔,出锋须长,挥毫虽细,管不在大,副切须齐。副则波撇有凭,管小则运动省力,毛细则点画无失,锋长则洪纤自由矣。
 
  翰林禁经云:笔纯毫为心,软而复健。纸新藏入箧笥,润滑易书,即受其墨,若久露风日,枯燥难用。砚所贮水,用毕则干之,不可久浸润。水宜新汲,不可久停,停者不堪用。墨随用旋研旋使为佳,多馀则泥滞也。
 
  宋高宗翰墨志云:昔人草书,悉用长毫,以利纵舍之便。
 
  米南宫曰:古书画皆圆,盖有助于器。唐皆凤池砚,中心如瓦凹,故曰砚瓦。因其凹势,一援其笔,锋已圆矣,书画安得不圆。今砚心平如砥,一援笔则褊,故字画亦褊。近又有钅敖心凸砚,援笔则三角,字画安得圆哉。
 
  姜白石云:笔锋欲长劲而圆。长则含墨,利以运用,劲则有力,圆则妍美。盖笔墨者,皆书法之一助也。
 
  陈伯敷云:磨墨之法,重按轻推,远行近折。又云:干研墨,湿点笔。湿研墨,干点笔。不得自磨墨,令手颤筋骨木强,是大忌也。凡磨墨不得用砚池中水,令墨滞笔冱。须以水滴汲新水,临时斟酌用之。砚常洗净,莫留宿墨。端石取细润停水,歙石取缜涩发墨,兼之斯为宝矣。初学须用佳纸,令后不怯纸。须用恶笔,令后不择笔。
 
  砚录云:端溪砚色贵青紫,声欲清越,向日视之有芒,入水渎之无瑕。备此四者,乃为佳品。歙石惟是罗纹者、眉子者、刷丝者最佳。歙石其最可尚者,每用墨毕,以水涤之,泮然尽去,不复留渍于其间,是则胜乎端石也。
 
  按右军所云:笔着墨不过三分,学者不可泥之,当以所书字之大小,以为着墨之浅深。用小笔可以点墨,大笔须用援墨。
 
  总论篇第十

  通释之作,共得十篇,属辞比事,以类相从。至于众举傍通,提纲会要,论博义广,莫得而拘者,萃为此篇,盖又为诸篇之纲要也。
 
  蔡邕笔论云:书者舒也,欲书则先舒散怀抱,任情恣性,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采,如对至尊,然后书之,则无不善矣。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行若飞,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劲弩,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象,可谓书矣。
 
  右军云:学书之法,先干研墨,凝神静虑,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此不是书,但得其点画耳。 又云:凡字,处其中画之法,皆不得倒其左右。右厢复宜粗于左畔。横贵乎纤,竖贵乎粗。分间布白,远近宜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稳。
 
  孙虔礼云:一时而书,有乖有合。合则流媚,乖则雕疏。略言其由,各有其五:神怡务闲,一合也;感惠徇知,二合也;时和气顺,三合也;墨纸相发,四合也;偶然欲书,五合也。心遽体留,一乖也;意违势屈,二乖也;风燥日炎,三乖也;纸墨不佳,四乖也;情怠手阑,五乖也。乖合之际,优劣互差。得时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若五乖同萃,思遏手蒙。五合交臻,神融笔畅。畅无不适,蒙无所从。又云:初学之际,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初为未及,中则过之,后乃会通。会通之际,人书俱老。 又云:右军之书,写乐毅论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则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意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
 
  欧阳询云:丶,点如高峰之坠石。乚,挑如长空之新月。一,勒如千里之阵云。丨,牵如万岁之枯藤,,戈如岭松倒折,落挂石崖。,勾如万钧之弩发。,拂如利剑,截断犀象之牙。乀,波常三过笔。澄心静虑,端己正容,秉笔思生,临池志逸。虚拳直腕,指齐掌空。意在笔前,文向思后。分间布白,勿令侧偏。墨淡则伤神采,墨浓必滞锋毫。肥则为钝,瘦则露骨。勿使伤于软弱,不得怒降为奇。点画调匀均平,上下递相顾揖。筋骨精神,随其大小,不可头轻尾重,毋令左短右长。斜正如人,上称下载,东映西带。气宇冲融,精神洒落。省此微言,孰为不可。
 
  张怀瓘书断云:上谷王次仲始作楷书,此楷之始。魏初,有锺、胡二家为行书,法盛行于世。行书即正书之小变,务从简易,相间流行,非草非真,离方遁圆。行书兼真者谓之真行,滞草者谓之草行。此行书之始。
 
  翰林禁经九生法:一生笔,纯毫为心,软而复健。二生纸,新入箧笥,润滑易书,书即受其墨,若久露风日,枯燥难用。三生砚,用贮水毕则干之。司马公云:石砚不可久浸润。四生水,义在新汲,不可久停,停不堪用。五生墨,随用旋研,墨少用为上,多馀则泥滞。六生手,适遇携持执劳,腕手无准。七生神,神凝静思,不可烦躁。八生目,寝息适寤,光朗分明。九生意,天意清朗,人心舒悦,乃可言书。
 
  翰林密论云:凡书,通则变,如欧变右军体,柳变欧阳体。至于永师、褚遂良、虞世南、李邕、颜真卿,并是书中得仙手,得法后,自变其体以传后也,故俱得其名。
 
  黄鲁直云:大概书字,楷法欲如快马斫阵,草法欲左规右矩,此古人妙处也。
 
  苏子瞻云:真书难于飘扬,草书难于严重,大字难于结密,小字难于宽绰。又云: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不能立而能走者也。
 
  姜尧章云:一须人品高,二须师古法,三须纸墨,四须险劲,五须高明,六须润泽,七须向背得宜,八须时出新意,则自然长者如秀整之士,短者如精悍之徒,瘦者如山泽之癯,肥者如贵游之子,劲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欹斜如醉仙,端楷如贤士。
 
  陈伯敷云: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则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轻重,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清和肃壮,奇丽古淡,互有出入。题是山水仙隐,气自然清;富贵宴乐,气自然和;朝廷礼仪,气自然肃;珍怪豪杰,气自然奇;佳丽园池,气自然丽;造化上古,气自然古;幽贞闲适,气自然淡。八者交相为用,变化又无穷矣。
 
  右案:曹娥之敛,黄庭之变,兰亭之畅,亦逸少之所留意。故克捷表乃锺书之杰,盖是一时闻捷,喜而成此。详其用笔,皆若铁骑纵横,剑戟森列,真若行阵之闻击刺斩斫之状,故与力命、宣示全不侔也。
 
  董内直书诀云:分间布白,远近宜均。无垂不缩,无往不收。如悬针,如折钗股,如壁坼,如屋漏雨,如印印泥,如锥画沙。每作一波,常三过折笔。每作一点,当隐锋而为之。左边短少,必与上齐;右边画少,与下齐。左欲去吻,右欲去肩。快意坐刂锋,使不怯滞,则锋取妍。晋人不传之妙,多力多筋者胜,无力无筋者病,多力多筋者是书,无力无筋者谓之墨猪。以腕运笔,不以掌运笔。指欲实,掌欲虚。书不入木,不如不学。绵裹铁法,沉着痛快。

上一页  [1] [2] [3] [4] [5] [6]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理论栏目  进入历代书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