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胡翰曰:楷法虽出于汉、魏,未见于三代,其源要从篆隶而变也。其点画、波、磔、横从、曲直、圆锐、端侧岂徒然哉,其中必有法矣。夫分上而分下,辨左而辨右,宜偏宜中,或藏或露,有起而有止,当向而当背,其俯仰,其收驻,其推让,其回折,先后开合之次序,大小长短之类聚,必使相称相应,然后体始成而少合乎古人变楷初意尔。不然,字势虽可爱而无法之可尚,不过一楷书俗吏,如涪翁所云何足重哉。此编名书法三昧,不知撰者谁氏。其言或本于古人之所已言,而书则未有能尽知也。前元时见于都下馆阁名臣家,渔阳鲜于枢、吴兴赵松雪、康里巙巙子山常宝爱之。参政周伯琦来吴中,久而人方知其有是编,其归鄱阳也,人始得而相传之,乃知诸公之宝爱果然也。古人论书云:一须人品高,二须师法古。是书之法,学者习之,固常熟之于手,必先修诸德,以熟之于身,德而熟之于身,书之于手,如是而为书焉,其容止之可观,进退之可度,隐然自见于毫楮之间,端严而不刻,温厚而难犯,简缘云:知此方可免峥嵘求胜之态。如邓志之论蔡君谟,始可以为善矣。临池君子,其谓然乎?
 
  书法题辞

  执笔之法,实指虚拳。运笔之法,意在笔先。八法立势,永字精研。一字体态,侧倚取妍。仰覆向背,开合折旋。垂缩留放,肥瘦方圆。画分篆隶,锋别正偏。藏风聚气,结构绾牵。习与俱化,心手悠然。凡兹三昧,参透幽玄。苟非知者,不可以传。
 
  一、下笔

  下笔之始有折锋,有搭锋。凡作字,第一多是折锋,第二三字多是搭锋,承上笔势故尔。若一字之间右边多,是折锋应在左边故也。又有平起如隶,简缘云横画。藏锋如篆,简缘云竖画。大要折搭多精神,平藏善含蓄,简缘云:方与小篆合。则妙矣。
 
  二、布置

  布置如中字孤单则居中,龙字相并则分左右为二停,冲字则分为三停,云字则分为上下二停。凡四方八面,点画皆拱中心。唯咙呼吸等字,左短口欲上齐,和扣如知等字,右短口欲下齐。须先主后宾,承上接下,左右相应,以大包小,以少附多。太繁则减省,太少则增益。如此则成一字,自然可观。谓如宣尚高向等字,须回转右肩。如其实贝真等字,长舒左足。如月丹用周等字,则峻拔一角。如见目罔内等字,则潜虚半腹。如无字四竖,则上开下合,四点则上合下开。如工并字画则上仰下覆。如三字则上画仰,中画平,下画覆。与畺字同。如爻字则上捺留,下捺放。茶字则上捺放,下捺留。如亦字右缩左垂,斤字则右垂左缩。上下亦然,如毚字则下免除二撇,悬字则除系左点,辟字则除上口,盛字则除成字中钩,如神字加一点,辛字加一画,册门字须自立向背,八州字皆潜相瞩视。如字或止一点一画者,须大书以成其独立之势。如昌吕爻枣等字须上小,林棘羽竹等字须左蹙之类,难以枚举。以此类推,则随字立意位置,则知结体之大概矣。
 
  三、运用

  夫作字之要,下笔须沉着,虽一点一画之间,皆须三过其笔,方为法书。盖一点微如粟米,亦分三过、向背、俯仰之势。一字有一字之起止,朝揖顾盼。一行有一行之首尾,接上承下之意。此乃古人不传之玄机,宜加察焉。
 
  简缘云:悟此方沉着。
 
  点之祖(凡点之类仿此。)

  点之祖。蹲鸱之势三过侧法也。起自中而末锋自中出。点有尖秃斜正,随字势而用之。仰三角点、覆三角点,用于势当仰覆者。傍三角点,用于直波点水。直三角点、直四角点,用于宀之类。乱四角点,起于蘭亭茂字,用于立羊善美等字。长鼠矢点,用于长吏使更等字。短鼠矢点,用于夹奚契等字。三往一复点、向背点,两傍分八字相向,与中带相背立。宽横波点、促横波点,皆用于下四点。急雁阵、缓雁阵,燕然樵三字外不可用。拗两对点,用于米兆等字。
 
  顺两对点,用于飞云等字。顺三对点,用于非灾兴变等字。上小字用于光堂等字,下小字用于示系等字,上八字用于曾公,下八字用于贝只。垂胆点,用于宁穴字等字。三角顾盼点,用于州字心字。开三点,用于糹。敛三点,用于孚。横三点,用于龙。间六点,用于荣。
 
  画之祖(凡画之类仿此。)

  画之祖。勒法也,状如算子,便不是书。其法初落笔锋,向左急勒,回向右横过,至末复驻锋。折回其势,首尾俱低,中高拱如覆舟样,故曰勒。常患平。智永、虞世南,上而锺、王多用篆法为画。欧阳、褚、薛多用隶法为画。秘诀云:竖画须横入笔锋,横画须直入笔锋。简缘云:得此大悟矣。此不传之枢机也。
 
  短画之祖(凡策之类仿此。)

  短画之祖。策法也,其法仰笔<走历>锋,轻抬而进,有如鞭策之势,故言策不言勒。异于勒者,勒则两头下中高,策则两头高中下。唐太宗云:策者仰策仰收。柳宗元云:策仰收而暗揭,如其天夫才之类,皆短画皆为策也。
 
  竖画之祖(凡直落笔仿此。)

  竖画之祖。努法也。柳宗元云:努过直而力败。其法初横入,笔向上行而少驻,复引锋下行,势须作凸胸而立。至末复驻锋收向上,此垂露也。末锋驻而不收,引而伸之,此悬针也。大要画多则分仰覆以别其势,竖多则分向背以成其体。目字之竖向也,门字之竖背也。川字中竖直,左右之竖相背。册字中二竖直,左右之竖相背。图字六竖相向皆分向背,以避铺算子也。
 
  钩之祖(凡钩之类仿此。)

  钩之祖。趯法也。柳宗元云:趯宜蹲而势生。其法蹲锋上出险势傍分。然亦分三体,左如氐长字,须长趯以应右。右如门丹字,须长趯以应左。中如东乘字,趯须朝上。又有棘针,短而有力。虿尾,丁亭宁字用之。蟹爪,殊字用之。事于之趯,皆随体变化也。
 
  撇之祖(凡撇之类仿此。)

  撇之祖。掠法也。柳云:掠左出而锋轻。颜云:掠仿佛以宜肥。其法曰:此乃斜悬针而末锋飞起也。简缘云:记此则撇无病。宜出锋处送笔力到而匀,不可半途撇出,则无力而瘦弱,如大夫右字之类是也。又谓之腕须直下笔而弯出之,如左字用须斜硬,右字用须腕转也。 钝吟云:手根悬起和笔俱行,则长撇如兰叶。若手根著纸则斜拂去,有半途拨出之病。
 
  简缘云:七法皆正锋,惟掠法用偏锋。
 
  短撇之祖(凡啄之类仿此。)

  短撇之祖。啄法也,水永等字用之。其法下笔驻锋后即出,名曰啄。柳宗元云:啄仓皇而疾掩。凡字之短撇皆用之。隼尾也,如立人头上撇是也,如鹰隼之立乎柱首。竖三撇者,则须分势,如三字之画为仰、平、覆也,此则上撇平,中撇斜,下撇直,状如柳穿鱼。
 
  捺之祖(凡磔之类仿此。)

  捺之祖。磔法也。今人作捺多是两驻,虽曰三过,实不知此法。其法首抢起,中驻而右行,末驻笔蹲锋而出。如兰亭之捺,皆含蓄而不露,最为高也。柳云:磔<走历>趞以开撑。又有欣字燕尾者,乃急就章之波法也。如水之自泉口流出,其下遇石激而过,故谓之激石波。凡永长分外等字用之。
 
  右上项侧、勒、努、趯、策、掠、啄、磔,八法备矣,书法运用尽矣。但于侧倚取妍,担夫争道,血脉联属,雄健妩媚,体态横生,出乎八法之外者,又须详论,非纸笔可形容。用力熟闲,自诣壶奥,至此不几其神乎。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理论栏目  进入历代书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