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代表中国古典小说最高成就的文学名著,也是十七世纪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在这部百科全书中,作者曹雪匠、高鹗所描写的一个封建大家庭的家庭管理情况,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兴趣。本文试想就这部小说中的管理方式作一点粗浅的分析,期冀对我们今天的管理能有些许有益的启示。

  一

  《红楼梦》描写贾府家务管理的内容集中在第十三回、十四回、五十五回、五十六回、一百十回、一百十一回,这在一百二十回中仅占5%的比例。但它却从不同侧面给我们描绘了三种不同的管理方式,表现了作者对如何有效加强封建家庭管理的认识和探索。

  第一种方式:链式专制管理型,也可以叫作贾珍-王熙凤管理型。《红楼梦》十三回、十四回对这种管理方式作了详尽的描绘,可以用下图表示:

  

  贾珍是宁府之主。儿媳秦可卿殁后,他决定恣意奢华,大办丧事,以显示自己的富豪。但此时其妻尤氏犯了旧疾,无人照应,乃求王熙凤帮助料理丧事,并交予全权。王熙凤在目标明确、权力在握的情况下,确实表现了不同凡响的管理之才,为秦可卿的丧事,为宁府的秩序增添了不少光彩。她目光敏锐,关于发现问题,一上任就针对宁府“五失”采取了有力措施进行整顿。她的铁面无情,不怕得罪人的泼辣狠毒更称为一绝。她用铁的手腕,使宁府一时间蠲除了偷安窃取、紊乱无绪等弊,人人兢兢业业,不敢偷安,面貌为之一新。

  这种管理方式基本上分了三个层次;贾珍是最高决策人;王熙风是全权管理人,并且有根据贾珍所交给的目标进行再决策的权力;奴仆(婢)则是按照王熙凤的意志行事的执行者。这三个层次是单链关系,贾珍只与王熙凤发生关系,而不直接插手其管理奴仆的事项。奴仆也只服从王熙风的指挥,而不需要去听贾珍的召唤。作为最高决策人即目标决策人与管理决策人之间的唯一要求就是要有一个目标,要相信下级,使管理决策者有职有权,可以见机而行;而管理决策者则必须为最高决策者负责。

  这种管理方式有长处也有弊端。长处是管理决策者拥有相当大的权力,能够充分发挥其能动性和创造性。但弊端也很明显。作为最高决策者,在全部授权之前必须了解管理决策者的才能与对自己的忠实程度,但了解一个人又谈何容易!如果所用非人,很容易出现专权、贪污、收贿等问题。作为管理决策者与执行决策者之间问题就更多。王熙风完全是靠自己的精明、智慧和铁腕来维持自己的威严,靠大小权独揽,事必躬亲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没有一个帮手,与奴仆之间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也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奴婢对她只是屈于专制压力不敢为非而已,找不到主动性、积极性。

  王熙风治理荣府基本上是采取专制管理方式,因此当她“小月”不能理事之后,下人就如一盘散沙,“得空儿吃酒斗牌,白日里睡觉、夜里斗牌”,不服管束。王夫人不得不出面支撑,但她毕竟没有王熙凤的泼辣专横,也缺乏王熙凤的精明决断,因此不得不借助于他人。于是在贾府中又出现了另一种管理方式,即集体民主管理型,也可叫做探春型管理。这种管理方式可以用下图表示:

  

  王夫人是最高层次的决策人。她和贾珍有相似之处,即给探春、宝钗一个基本目标:在王熙凤生病期间“别弄出大事来才好”,同时也做到相当程度的放权,但保留了一部分权力,凡有了大事,就自已主张。

  最令人感兴趣的是管理决策集团。在王夫人的安排中,李纨应该是这个集团的中心,但李纨是一个“尚德不尚才”、无主管这个几百口奴仆魄力的女人,驾御不了整个局势。宝钗虽不乏其才,王夫人也交给了她很大的权力,“凡有想不到的事,你来告诉我,……那些人不好,你只管说,他们不听,你来回我”。但她毕竟只是亲戚关系,不便深管。这样便形成了以探春为中心,以李纨、宝钗为左右的集体决策关系。

  这个集团有三个明显特点;一是知识化。探春、李纨、宝钗不仅善于作诗吟对,而且熟通圣贤古道,探春、宝钗还可以把她们的所作所为上升到理论高度。二是性格组合台理。用现代心理学观点来看,探春属于一种独立型、意志型、理智型、外倾型性格,李纨属于一种顺从型、外倾型性格,而宝钗则属于一种理智型、内倾型性格。三是决策民主。他们有事三人共同商量,然后分工负责,又互相配合。这是一个难得的管理集团。

  探春在贾氏四姐妹中是最令人喜欢、性格最鲜明、最个性化的人物,她在这次主持家务管理中所显示出的管理才能和改革精神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这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姑娘,的确有着超众的大将风度和改革者的气魄。作为一个临时被指派的家务总管之一,她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维持一段时问就罢了,她却充分利用时机,大刀阔斧改革,显示了一个改革家的品质:精明勇敢,公正自律,有组织能力和判断决策能力,有良好的人际关系。

  作者除了写探春三人如何维持荣府的正常秩序外,重点写了三件事从不同角度显示探春的品德和才能:一是处理赵姨娘兄弟赵国基丧事的赏银;二是蠲除了贾兰、贾环、宝玉的学里支的公费和包括她在内的小姐、丫环们的重叠开支的月钱;三是将大观园中的花木水池实行了管理承包制。第一件事是对探春最严峻的考验。奴仆吴新登的媳妇等欺她不懂旧规,报告她之后便不再言语;而外头却有不少人来打听:“若办得妥当,大家则安个畏惧之心,若少有嫌隙不当之处,不但不畏服,一出二门,还说出许多笑话来取笑”。探春一句反问、一个“笑道”,使得“吴新登家的满面通红”,“众媳妇都伸舌头”。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赵姨娘仗着探春是她亲生姑娘,希望她“额外照看”,并说了许多刻薄的话,王熙凤也派人来试探:“若照常例,只得二十两,如今请姑娘裁度着,再添些也使得”。但探春仍然按旧规办了事,体现了她严于自律、公正无私的品德。第二件事则显示了他不怕得罪兄弟、姐妹,力除宿弊的勇气。第三件事更体现出探春的改革精神。大观园在王熙凤当权时只是小姐、公子们玩要的场所,各处花木无人管理,只有赔本没有赢利。探春从赖大家小园子的做法得到启示,决定对大观园实行改革:“咱们这个园子,只算比他们的多一半,加一倍算起来,一年就有四百银子的利息……既有许多值钱的东西,任人作践了,也似乎暴殄天物;不如在园子里所有的老妈中,拣几个老成本分,能知园圃的,派他们收拾料理。也不必要他们交租纳税,只问他们一年可以孝敬些什么。一则园子有专定之人修理花木,自然一年好似一年了,也不用临时忙乱;二则也不致作践,白辜负了东西;三则老妈妈们也可借此小补,不枉成年家在园中辛苦;四则也可省了这些花儿匠、山子匠并打扫人等的工费:将此有余,以补不足,未为不可”。整个方案贯穿了一个思想即经济效益思想,这对一向重义轻利的中国传统习惯是一个突破。探春与王熙凤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王熙凤仅仅是借助铁腕以维持现状,而探春则是兴利除弊,以求发展。

  探春、李纨、宝钗这个管理决策集团与执行决策之间的关系也与王熙风和奴仆之间的关系有所不同。王熙凤导绝对专制式的,行的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管理办法。而探春等与奴仆之间则存在着一种模糊的民主意识。在把大观园实行承包的过程中,他们基本上把为什么这样做、如何做都向承包者作了解释,而且说明这样做也符合奴仆们自身的利益,使众婆子“各个欢喜异常”。总的来说,这种管理方式是有效的,“他三人如此一理,更觉比凤姐儿当差时倒更谨慎了些”。到了凤姐病愈重新当权,园里仍然是一派新气象:“各司各业,皆在忙时,也有修竹的,也有刨树的,也有栽花的,也有种豆的,池中间又有驾娘们行着船夹泥的,种藕的”。探春等人三个月的管理改革成果于此可见一斑。

  当然,探春等人的成功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条件,就是王熙凤的理解与|支持。探春所干的几桩大事几乎都是针对王熙凤的管理不善而来的。探春本人也没有隐讳这一点。王熙凤对此并没有任何反感,反而处处支持她。分析其中的原因,大概有三点:一是在贾府中“心里嘴里都来得”的只有探春一人,“又是咱家的正人,太太又疼他”,得罪了她于己无益;二是王熙凤在贾府有一种孤独感,需要一个帮助,“按正礼天理良心上论,咱们有他这一个帮着,咱们也省心,于太太的事也有益”,探春所显示的能力与魄力正是她欣赏的;三是王熙凤觉得自己太狠毒,积怨太多,由“他出头一料理,众人就把往日对咱们的恨暂可解了”。王熙风不从中阻挠,并且和探春协同,处处为她帮腔,的确是探春等人得以充分发挥才干的因素。

  宁府被抄,世职被夺,荣府遭累,整个贾府开始走向了衰败的历程。作为贾府中的精神领袖的贾母,受吓之下一命鸣呼,更使这个封建大家庭失去了控制。在贾母丧事期间,荣府的管理陷入了空前危机,这种危机归根到底,除了封建家族的堕落腐朽外,主要表现在管理方式的错误。这种方式属于一种集体专制型,也可以叫作贾政邢夫人管理型。其最大特点就是各自为政,都想掌权。小说一百十回、一百十一回对这种方式作了描述,可用下图表示:

  

  这种管理方式也是由三个层次构成,王熙风处在管理决策的层次中,集体管理决策变成了集体高层决策,同时由管理决策者直接指挥执行决策者变为高层决策者插手直接指挥执行决策者,管理决策者的权力被架空。

  处在高层决策集团的是贾政、邢夫人、王夫人三人。贾政虽读书不少,但为官昏聩,于家务一无所知,无主见、无魄力。邢夫人一向“禀性愚弱,只知奉承贾赦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以自得,家下一应大小事物俱有贾赦摆布。凡出入银钱,一经他手,便克扣异常,以贾赦浪费为名,‘需得我就中俭省,方可偿付’。儿女奴才,一人不靠,一余不听”。王夫人见识短,只会跟着邢夫人打转转。

  在办贾母的丧事时,他们的目标既不明确又不一致。贾政怕事大招风,遭朝廷怀疑,打算到南边用留下的银子在祖坟上盖起房子,买几顷祭田;邢夫人则极力奉承:“这是好主意。”其实想的是另一套;“巴不得留一点子作收局”;王夫人却教王熙凤。“咱们家虽说不济,外头的体面是要的”。对于管理决策层次,他们也不给相应的财权、人权和临时应变权。王熙凤要钱用,但“外头的银钱叫不灵”,“要一件得回一件”,要东西,须向邢夫人、王夫人请示,各处奴仆不听使唤,王熙凤想“要把各处的人整理整理,又恐邢夫人生气,要和王夫人说,怎奈邢夫人挑唆”。上下级之间的互相信任是完成任务的重要条件,而信任首先在于上层领导一旦选准下属之后要给予充分的信任和支持。而在这个管理方式中却恰恰相反,贾政、邢夫人、王夫人在让贾琏、王熙风具体负责史老太君丧事的过程中,处处是怀疑与拆台。尽管王熙风日夜操持,用心尽力,咽喉嚷哑,邢夫人还对外人说她“是躲着受用去了”!直到凤姐累得吐血,邢夫人还“打量凤姐推病藏躲”,“心里却不全信”。

  由于高层决策层次的集权,使得管理决策层次与执行决策层次的关系也无法摆正。壬熙凤受到多方牵掣,其专制手段也失去效应。对她的安排,奴仆敢于“答应而不动”,这倒不是他们不知道王熙凤的厉害,而“只是上头一人一个主意,我们实在难周到”。王熙凤只得含悲忍泣,向奴仆哀求“大娘婶子们可怜我吧”!她如何行使自己的权力!又怎样可以开展工作!

  当初邢王二夫人叫她总理里头的丧事之时,她的确踌躇满志:“这里的事本是我管的,那些家人更是我手下的人。太太和珍大嫂子的人本来难使唤些,如今他们都去了。银项虽没有了对牌,这种银子是现成的,外头的事又是他办着。虽说我现今身子不好,想来也不致落褒贬,必是比宁府里还得办些。”她万万没有想到结果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总结其中的原因,除了她把形势估计错了之外——贾府毕竟不同以往,更主要的是她没有认识到自己头上的决策集团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物,他们的管理有什么特点,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

  四

  在中国古代思想家的认识中,治家与治国有着类似之处。《礼记·大学》云:“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还解释说:“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红楼梦》的作者也似乎是想通过贾府这户封建大家庭的不同管理形式的得失来探求治理封建王朝的方法,以实现自己“补天”的愿望。然而封建地主阶级的腐朽决定了他们的“补天”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二百多年后的今天,无产阶级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它除了需要向资本主义学习一些管理经验外,是否也需要总结一下中目封建社会的统治者的管理教训呢?我认为是有必要的。从《红楼梦》的管理方式来说,我看有以下几点教训是值得借鉴的:

  1、作为上级决策层次,无论人数多少,他们给予下层决策者的目标必须是明确一致的,不能一人给下级一个目标,使下级无所适从。

  2、高层决策者要给管理决策层次以完成目标的充分权力,要协助、支持下级为完成任务而行使正当的权力,决不能直接越过一个管理层次而行使权力。政出多门,是管理的大忌。最佳的管理,只能是一级指挥一级,一级管理一级,以充分调动下级的主动性、创造性。

  3、最佳的管理是集体民主管理。要充分实现集体管理的效应,集体领导班子必须实现最优化的文化结构、性格结构和智能结构。象贾政、邢夫人、王夫人这样一个集团,完全是由顺从性性格、能力低下的成员组成,无论处于哪一个层次,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4、实行岗位责任制和承包责任制是强化管理的有效办法。王熙风治理宁府“五失”的基本经验就是定职定责,探春除宿弊的做法主要是承包,都没有改变所有制关系,但却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这一切可以说明一个道理:一个明智的治家治国者,必须经常使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责任感,否则就会产生惰性,难以调动其工作的积极性。而“责”与“利”在一定条件下是调动这种积极性的重要手段。

  《红楼梦》不是讨论管理学的专著,但它却以形象的图画给我们提出了在管理中应该总结、借鉴的历史经验。我们按图索骥:所作的分析难免主观臆断,唯望能引起管理研究者的注意则愿足矣!

【原载】 《江汉论坛》1987年第10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