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室豫良亲王修龄的次子裕瑞(公元1771-1838年)在其所著的《枣窗闲笔》中写道:“《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叔脂砚斋之批语,引其当年事甚确”。又说:“闻其所谓宝玉者,尚系指其叔辈某人,非自己写照也。”

  裕瑞的消息,据他自己说,是从“前辈姻戚有与之(指雪芹)交好者”得来的。他所指的前辈姻戚,是他的舅父明义和明王琳,而明义和明琳都是曹雪芹的同时代人,彼此关系十分密切。在明义所著的《绿烟锁窗集》和明琳所著的《懋斋诗抄》中,都有与曹雪芹相交往的记述。

  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大量夹批中,我们能否找到足够的证据,进一步证明脂砚斋与贾宝玉的关系呢?

  第十七回写到“三四岁时(贾宝玉)已得贾妃引口传”,脂批道:“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先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从这段批注看,贾元春乃是脂砚斋的姊。贾元春是什么人,查曹氏家谱,只有曹寅的长女嫁给了镶红旗纳尔苏郡王,是一个“妃”。从雪芹的曾祖曹玺起,祖父曹寅、伯父曹颙,父曹頫,三代四个人承袭了内务府“江宁织造”的官职。这样算起来,曹雪芹应该叫那个“妃”的曹寅的长女为“姑妈”,而脂砚斋称之为“先姊”,脂砚斋是曹雪芹叔父辈人物,也就显而易见了。

  贾宝玉既称元春为“长姊”,则贾宝玉也应当是曹雪芹的叔辈人物。这在脂砚斋的批语里随处都有蛛丝马迹。例如在第二十八回,“太太倒不胡涂,都是叫金刚菩萨支使胡涂了”处,脂砚斋夹批道:“是语甚对,余幼时所闻之语合符,衷肠哉伤哉。”第九回

  宝玉要去上学,“忽想起未辞黛玉,因又忘至黛玉房中来作辞”,脂批道:“妙极,何顿挫之至。余已忘却,至此心神一,一丝不走”。脂砚斋与贾宝玉宛若形影。既然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叔父辈,贾宝玉是曹雪芹的叔辈人物也就是个说法了。

  我们说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叔父辈,这是按正常逻辑的推断,但严格说,把贾宝玉说成是曹雪芹的叔父辈,却未免滑稽。贾宝玉是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他与现实世界中的人物可能有亲缘关系,也可能没有。所以正确的说法应是:贾宝玉是以曹雪芹的某叔辈人物为“模特儿”。

  这个“模特儿”是谁呢?

  第二十二回,写贾府给薛宝钗做生日,贾母带着一帮子女客并宝玉点戏看戏,热闹非凡。脂砚斋批道:“凤姐点戏,脂砚斋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书中为凤姐执笔的明明是宝玉,脂砚斋却说是他自己,并感叹“知者寥寥”,可见宝玉即脂砚斋矣。

  第二十三回贾政叫宝玉训嘱,“忽见丫环来说老爷叫宝玉”,脂批道:“回思十二三时亦曾有是病来,想时不再至,不禁泪下”。类似点明宝玉即脂砚斋尚有数处。而贾宝玉又不等于脂砚斋,模特儿毕竟只是模特儿。正如第十七回脂砚斋自己批的那样,“谓作者形容余幼年往事,因思彼亦自写其照,何独余哉!”

【原载】 《文论报》1995年12月1日[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